首页水平 › 台湾康宁大学的,台湾院校接连发生菲律宾留学生签违法协议当

台湾康宁大学的,台湾院校接连发生菲律宾留学生签违法协议当

满心欢喜出国留学,结果被安排到屠宰场杀鸡,遇到这种事,任谁不“闹心”?怀抱留学梦到台湾读大学的斯里兰卡大学生罗杰就正处于闹心之中。

据了解,上次「屠宰场打黑工」报导曝光后,有斯里兰卡学生因此丢了工作。教团/提供【记者冯靖惠/台北报导】康宁大学10月中突然向教育部申请改制降格为专科学校,接着又爆出透过仲介招收斯里兰卡境外生等争议,康宁台南校区师生组成自救会,今天包游览车北上教育部请愿,盼教育部保障斯国学生受教权,并让台南校区学生能在地就学至毕业。今天将至教育部请愿的有康宁台南校区的本地生、斯国生、教师和全国私校工会成员约20多人。请愿活动的总召、康宁大学教师刘相君说,日前屠宰场打黑工的报导曝光后,因有游走法律边缘的雇主担心受罚,因此不给这些斯国学生工读时数。刘相君说,日前外交部证实,教育部回覆康宁大学愿意提供全额奖学金,以代替这些斯国生的财力证明,可是校方却对斯国生说没有4年全额奖学金这回事,质疑校方摆明就是跟仲介1起欺骗斯国生。私校工会则表示,既然学校向外交部和教育部保证给四年全额奖学金,为维护校誉并挽回台湾国际形象,建议学校概括承受一切义务与责任。_对此,康宁大学主秘阎亢宗回应,当时校方的认知是提供1学期的全额奖学金,但教育部立场是4年全额奖学金,双方对于「全额」的理解不同。如果教育部认为是4年全额,学校也会接受,提供斯国学生完整4年全额奖学金。阎亢宗指出,为了展现解决问题的诚意和决心,学校内部讨论到如果斯国学生要回国,可帮忙付机票钱。此外,康宁大学日前主动向教育部申请,改制回专科学校,预计108学年度将停止台南校区和大学部经营。刘相君说,学校现在急着要把台南校区清空,为辅导转学办多场转学说明会,把学生「清空」,就可以关闭系所、资遣老师。他呼吁最起码应在教部核准改制、确定停招之后,再开始辅导转学。康宁大学承诺,将充分照顾学生及教职员权益,学校会尊重学生去留,对于有意转学的学生将提供协助;学生若想继续就读,学校也会授课、辅导就学到毕业。教职员工安置部分,董事会已通过优惠退休及资遣办法,将依教师法、劳基法及私校教职员退休抚卹离职资遣条例等办理。

台湾院校接连发生菲律宾留学生签违法协议当“黑工”“台奴”事件。台“教育部”4日对一所涉事学校下令禁止招收境外留学生。对此,彰化师范大学退休教授陈启佑批评称,这种事件很久之前就发生过,且不只发生在一所学校,台“教育部”和那几所学校装蒜、装无辜。

图片 1

图片 2

斯里兰卡学生在屠宰场杀鸡。

岛内一院校被曝涉境外学生“打黑工”案(图片来源:台湾“TVBS”)

据台湾《联合报》11月6日报道,去年底,60多名斯里兰卡年轻人远渡重洋赴台湾康宁学校读书。到台湾后,中介却说“要先工作才能读书”,人生地不熟的罗杰和其他从斯里兰卡学生只能乖乖听命。半年过去,罗杰说:“我觉得自己不是学生,是劳工。”而当时到斯里兰卡招生的所谓康宁“高层”也只是一个朱姓中介假扮的。

台湾私立大专院校康宁大学去年10月曾招收境外留学生非法“打黑工”。另一私立学校育达科技大学近日也被曝,涉嫌招揽菲律宾大学毕业生来台读硕士,并强迫签下非法打工契约“假读书真打工”。

罗杰介绍了他和这些斯里兰卡学生被骗的经过。

图片 3

去年底,台湾康宁大学的“高层”、旅行社人员和斯国政府官员等一行人,拿着精美文宣到家乡的7、8所高中办说明会。当时一位康宁高层跟他们说“只要付机票,到台湾免费读大学,又可打工赚钱”,这让本在斯里兰卡国读大二的罗杰心生向往,因而放弃原本学业赴台。

综合台湾“TVBS”等媒体3月5日报道,“立委”张廖万坚、黄国书4日爆料称,菲律宾籍留学生向他们投诉,育达科技大学涉嫌与中介公司合作,强迫学生赴台后签非法打工契约,到一瓷砖工厂工作,还须按月扣学费及代办中介费,不配合就会被“自愿退学”。

罗杰说,他在家乡时,想象台湾是很美好的地方,大学也比斯里兰卡好,父母也很支持他。万万没想到这竟是一场骗局。

这些菲律宾学生赴台后一周要工作5天,每周至少40小时,违反台湾对境外学生做出的每周不得打工超过20个小时的规定↓

据罗杰介绍,这些赴台“留学”的斯里兰卡年轻人共69人,分两批,凭借观光签证赴台。到台湾后,有人被分到台南,有人被分到台北,罗杰被分在台北的那一批。起初罗杰并没有上学,而是被安排到食品工厂,一个月工作20多天。由于工作一个月后就被抓到非法打工,康宁校方又把他们迁到台南校区,分散在各系,跟台生一起上课。

图片 4

罗杰说,到台南后,起初由一名里长帮忙介绍工作,包括屠宰场、食品工厂等。半年来,他换了4份工作,工作很不稳定。而且是留是走,他都只能“听命”。

境外学生赴台读书被曝“打黑工”(图片来源:台湾“TVBS”)

至于工资,他说,当时说好每月2.2万元,结果只领到6000至8000元。里长当时告诉他们,剩下的钱都给学校作为学费,但他们去问学校,校方却说没收到。罗杰无奈表示,他们欠学校两学期学费4万元,“这笔钱相当于我父亲4个月的薪水。”

此外,他们签的违法契约甚至还设保密条款,违约罚50万元新台币(约合人民币10.87万元)。受害学生更亲自控诉:“我每天早上都会哭泣,我的手指甚至不能动。”

现在康宁学校准备关闭台南校区,这群斯里兰卡学生孤立无援,当初引入他们的中介不见了,学校接洽的老师也离职了。罗杰说,同学当中,有人希望留下来求学,也有人想回国,但校方希望他们缴完欠学校的学费。

图片 5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bwin客户端 https://www.c-apple.net/?p=1495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