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工作 › 2020东京奥运台湾正名公投,2020东京奥运台湾正名公投

2020东京奥运台湾正名公投,2020东京奥运台湾正名公投

1970年代,中国大陆重返奥运舞台。1979年10月,在名古屋召开的国际奥委会会议,提出了史称“奥运模式”的“名古屋决议”。而在名古屋,纪政与沈君山、杨传广一道,当时是“中国会籍危机处理协会小组”成员,而不是“台湾会籍”。

“台湾正名参与2020东京奥运公投”虽然已启动第二阶段联署,但“中选会主委”陈英钤20日接受采访时透露,洛桑国际奥委会特别开会决议,不接受“中华台北奥委会”改名。

摘要:
25日下午,国台办网站挂出的一则消息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这则消息是国台办发言人安峰山针对2019年东亚青运会被取消一事进行的评论和回应。25日下午,国台办网站挂出的一则消息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这则消息是国台办发言人安峰山针对2019年东亚青运会被取消一事进行的评论和回应。东亚青运会是首次举办,原定于2019年在台中市举行,但去年以来,台湾一些政治势力和
“台独” 分子,在民进党当局的纵容下推动所谓
“东京奥运正名公投”,直接导致东亚青运会被取消。在国台办25日发布的评论中,还提及,台湾一些政治势力和“台独”分子公然挑战“奥运模式”,使台中2019年东亚青年运动会面临极大的政治风险和政治干扰。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国台办发言人的评论并不是出现在惯常的每半月举行的例行记者会上,而是通过发布文章的形式对此事回应,该事件的重要程度可见一斑。那么,国台办发言人的这则回应到底释放了哪些信息?6票反对台中继续举办,日本投弃权票乍一听东亚青运会,给人的感觉是这个体育赛事名气并不大,甚至是第一次听说,事实上,东亚青运会诞生至今也只有几年时间,它的前身是“东亚运动会”。2013年在天津举行的第6届东亚运动会是最后一届。此后,东亚运动会被改为东亚青年运动会,每4年举办一届,参赛运动员的年龄原则上在14至18岁之间。东亚奥协秘书长宋鲁增此前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表示,2014年,为支持台湾地区奥林匹克和体育运动发展,东亚奥协将2019年东亚青年运动会主办权授予台中市。据悉,这次东亚青运会被取消的决定是24日作出的,当天东亚奥协在北京召开理事会特别会议,并通过投票方式决定台中是否能够继续举办此次东亚青运会。据报道,参加投票的一共有8个国家和地区的奥委会,其中只有中华台北奥委会投了反对票,即反对取消台中的举办资格,日本奥委会投了弃权票,其他6个奥委会都投了赞成票(赞成取消)。这次东亚青运会缘何被取消国台办还提及了“2020年东京奥运正名公投”一事。事实上,此事核心是把奥运会上“中华台北队”改为“台湾队”。海外网此前报道,“正名”行动发起人之一、“李登辉民主协会理事长”张灿鍙今年2月5日声称:“正名不仅符合奥林匹克主义的精神,更有多国前例可依循,更是一度希望‘公投’2018年底顺利通过,让台湾以后参与奥运、国际赛事能用台湾,不要再使用‘中华台北’名称”。此后,台中市议会民进党团在5月10日,举办由纪政、蔡明宪等“独派”发起的所谓“2020东京奥运‘台湾正名公投’提案连署行动”记者会,而纪政也是台中市东亚青运筹备委员会荣誉总顾问。针对东亚青运会被取消,国台办发言人安峰山25日指出,台中市对这次运动会的承办权得而复失,原因是十分清楚的。根源在于民进党当局为了一己政治私利,罔顾台湾运动员、体育界以及广大台湾同胞的利益,不顾我们的一再提醒,执意纵容放任所谓“正名公投”对“奥运模式”发起挑衅。对东亚奥协决定取消台中市东亚青年运动会,民进党当局和推动所谓“公投”的“台独”势力难逃其咎。安峰山(资料图)就在前一天,24日东亚奥协秘书长宋鲁增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强调,去年以来,台湾一些政治势力在岛内发起了所谓“东京奥运会正名公投”活动,公然挑战“奥运模式”,国际奥委会已明确表示,不会考虑批准对中华台北奥委会现有名称做任何修改。即便如此,台湾部分势力仍不收敛,继续推进所谓“公投”。东亚奥协理事会对上述情况进行了研究,依据章程,就取消2019年东亚青年运动会进行了表决并作出了上述决定。台独挑衅的“奥运模式”是什么?值得注意的是,在国台办安峰山针对东亚青运会取消一事的回应里4次提及“奥运模式”一词,而东亚奥协方面人士受访时也提到了台湾政治势力公然挑战“奥运模式”。这个词到底是什么意思?“奥运模式”一词的出现还要从上世纪中期,中国政府开始参加国际体育赛事说起。195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团参加了赫尔辛基举办的十五届奥运会,1956年,又准备参加墨尔本举办的十六届奥运会,台湾代表团捷足先登,大陆方面要求奥委会驱除台方代表,未被接受,于是拒绝参会。1958年8月19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宣布断绝与国际奥委会的关系,并退出了15个单项国际体育组织。197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重返联合国。此后,随着我国国际地位的提高,体育事业的发展,国际奥委会执委会终于在1979年10月25日举行的名古屋会议上,以62票赞成、17票反对、2票弃权通过了决议,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奥委会席位,台湾在改旗、改徽、改歌的前提下,以中华台北(Chinese
Taipei)名义保留会籍。这个决议表明,国际奥委会承认了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的事实,又使台湾地区与中国大陆的中国运动员都能参加奥运会。1981年,国际奥委会与台北奥委会在洛桑正式签署协议,台北奥委会正式改称“中华台北奥委会”,会旗为“梅花五环旗”,会歌则借用一首称颂中国国土的老歌。这就是台湾参加奥运会的规定,即“奥运模式”。中国台北or中华台北?台湾参加国际赛事,如奥运会、世界杯预选赛等,所用名称是“中华台北”(Chinese
Taipei),也就是所说的“奥运模式”,事实上,英文的表述不是争议点,争议的地方在于中文翻译。关于这一翻译,1988年12月,在维也纳国际奥委会执委会和各国奥委会大会期间,国际奥委会台北名誉委员徐亨和委员吴经国向中国奥委会副主席何振梁提出,希望私下谈一谈来北京参加十一届亚运会的问题。何振梁和中国奥委会副秘书长屠铭德在下榻的宾馆房间里与他们进行了会晤。双方就“Chniese
Taipei”的中文译法问题进行了磋商。台湾方面希望能译成“中华台北”,以回避“中国台北”的译法,却又说不出“中华台北”和“中国台北”的区别。何振梁(资料图)2008年北京奥运会召开前,Chinese
Taipei如何翻译也曾被提起,在2008年7月下旬,时任国台办发言人李维一、杨毅曾就台湾参加奥运名称问题,向驻北京台湾媒体做说明。国台办发言人当时说,1979年,国际奥委会通过“名古屋决议”,恢复中国奥委会在国际奥委会的权利,同时大陆将“Chinese
Taipei”翻译为“中国台北”。1981年,台湾接受“名古屋决议”,并将“Chinese
Taipei”翻译为“中华台北”。当时,国台办发言人表示,在北京奥运会奥运场馆内,只要与台湾队伍有关的名称,大会一律称为“中华台北”。这也被认为是大陆方面对台湾释放的善意。然而,2016年5月20日,蔡英文上台后始终未认同“九二共识”,中国大陆媒体此后将“中华台北”改回“中国台北”。2017年乒乓球亚锦赛期间,央视直播比赛时,电视屏幕右下角的标示也从“中华台北”改成“中国台北”。2017年发布的《新华社新闻报道中的禁用词和慎用词(2016年7月修订)》中指出,对不属于只有主权国家才能参加的国际组织和民间性的囯际经贸、文化、体育组织中的台湾团组机构,不能以“台湾”或“台北”称之,而应称其为“中国台北”“中囯台湾”。若特殊情况下使用“中华台北”,需事先请示外交部和国台办。值得一提的是,在涉台的标注方面,一些外国公司“小动作”不断,先是“万豪事件”,此后,一些外国航空公司在这方面也出现了问题。今年4月,中国民航局致函多家外国航空公司,其中包括多家美国的航空公司,要求这些公司改变其网站上涉及台湾、香港、澳门地区的标注,不得列为“国家”。7月25日,也就是今天是更名最后期限。据参考消息网报道,截至目前,44家航空公司已全部对官网涉台名称作出修改。绝大多数航空公司在目的地列表中标注“中国台湾”。美国三大航空公司则在最后一天陆续更改涉台标注,不过只是改用城市名称进行标注,在机场名称后面删除“台湾”。就在前一天,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针对此事表示:“中方已就该问题多次表明立场。一个中国原则是国际社会的普遍共识。”事实表明,想在台湾问题上做文章,突破“一中”底线,是永远行不通的

台湾“中时电子报”报道称,纪政曾说选手能够参赛才是最重要的事,所以,虽然遗憾不能以“中国”名出赛,但用“中华台北”却是一种最好的妥协。

据台湾中时电子报20日报道,“2020东京奥运台湾正名公投”联署活动于1月起跑,3月通过“中选会”第一阶段联署,5月11日起正式启动第二阶段联署,主要参与者包括“台湾教授协会”等本土社团及“台独”团体。陈英钤20日受访时称,洛桑国际奥委会应该是得知台湾有团体发起“正名公投”,才开会决议不接受“中华台北”改名,但公文上未“明示”是因为公投案,“体育署”已特别行文提醒“中选会”。

在1968年墨西哥城举办的第19届奥运会田径比赛中,纪政获得80米栏铜牌,成为中国在奥运会上首次获得奖牌的女运动员。

1981年,国际奥委会与台北奥委会在洛桑正式签署协议,台北奥委会正式改称“中华台北奥委会”,会旗为“梅花五环旗”,会歌则借用一首称颂中国国土的老歌。这就是台湾参加奥运会的规定,即“奥运模式”。一些团体推动“公投”是企图把“中华台北队”改名为“台湾队”。台湾《旺报》曾就此评论称,“改名”可能变调为统“独”争议甚至两岸冲突,违反两岸一中原则,何况台湾难以片面决定改变队伍的名称,反而使体育能量被遮蔽。《中国时报》还以“跳梁小丑、潢池弄兵”形容“独派”团体所为,“这种公投不值钱,就免了吧!”大陆国台办此前回应称,国际奥委会对于台湾参与奥运会有明确规定,任何企图改名的政治图谋,注定是一场不可能得逞的闹剧。

所以,纪政所说的以“台湾”的名义参赛,实际上是被迫的,所以铭牌上都加上了“抗议中”的字样。在1960年罗马奥运会上,他们在通过主席台时,还曾一度停下,领队从口袋中拿出“抗议”的布条。

纪政声称,大部分台湾乡亲可能不知道,自1960年罗马开始,到1964年东京、1968年墨西哥,她曾参加过3届奥运会,都是以“台湾”名义参赛,但1984年起,却只能以“中华台北”参加,这是“矮化”。

“独派”推“正名公投”,奥委会早已拒绝

“永远的中国人”变了

曾经的“中华民国”之光,摇身一变,却成了“台独”运动的领头人,还用颠倒的所谓“历史证据”来背书,为何会出现这样的“精神错乱”?

图片 1

她当时表示,身为运动员的炎黄子孙,她终于盼到奥运圣火可以在中国人的土地上点燃的一天。

纪政参加“北京奥运,炎黄之光”海峡两岸长跑活动

“不了解纪政,就不了解台独”

台湾大学政治系教授石之瑜的观点,提供了一种视角。石之瑜在2008年曾提出,倘若不了解纪政,就不可能充分了解“台独”。

他指出,“中华台北”在称呼上的小小争议,让台湾人情绪起伏,可以从纪政身上得到印证。只要大陆不赞成中华台北,那争取中华台北就有助于宣泄“台独”的情感;假如争得了中华台北,那就必须靠反对以“中”字为顺序入场,才能有效宣泄“台独”情感。

据中新网,就在十多年前,2001年,纪政在旅馆收看莫斯科现场转播,得知北京申奥成功后,立即打电话向大陆长跑团团长车向东道贺。

同年在慕尼黑举行的国际比赛中,她又打破了200米跨栏比赛的世界纪录。在一个多月时间里取得如此丰硕的成果,这在世界女子田径史上是极为罕见的。

1970年,纪政在美国波特兰6次打破或平了以下世界纪录:100码,10秒,破世界纪录;220码,22秒7、22秒6,破世界纪录;100米栏,12秒8,平世界纪录。

1960年罗马奥运会,台湾地区的代表团入场时,领队手拿“抗议中”的布条。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bwin客户端 https://www.c-apple.net/?p=1675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